君本良枝

对不起!

最近沉迷叶蓝和纪录片

看着看着觉得,科技的发展和道德伦理之间真的有个很奇妙的平衡。

想着老叶像那种提倡科技进步公私分明一心向着未来前进的...不知道怎么说哎总之就是很高科技吧!(同时也很无情...,也不是无情,就是智商太高,觉得事情都有合理的解释,因为能够接受所以没有太大的情感波动)

小蓝吧像普通的人类,即使在一一个先进的战队的后勤部,真的是最最最最普通的,一点特点都没有的人,就是那种烂大街的老好人、保姆、暖男之类的。知道很多时候事情的真相很残酷,还是会因为不得已的事情伤心,即使伤心难过,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私情延误战队的发展,那些残忍的事该做还是要做..

老叶就觉得这么个人很好玩吧,虽然记不住小蓝的名字,还挺上心的。某次大爆炸发生后人员严重不足,后勤也要上战场,老叶会战斗,带人经验却不足,小蓝组织惯了,战场上又组织起来了……就这样那样的狗血最后在一起了!

我本人真的是十分无比热爱...受追逐着攻的身影,一步步的变强,接近,最后在一起的样子。攻也会在前面等他的啊!步履不停,但细水长流...啊我在说什么啊= =。


是因为最近看的肾脏移植,需要保持脏器的新鲜度,医生们问监狱能否提供犯人的新鲜尸体。

虽然是为了全地球人的利益,但很多个体利益被剥夺了吧…

有人问:依据哪一点能断定捐献者已经死亡呢?

医生:我觉得这是一个永远都纠缠不清的问题。

比如在呼吸停止和脑死亡之间取舍,假设大脑还没有完全停止工作,对他失去呼吸的肉体进行开膛破肚,算不算另一种意义上的杀人犯呢……

还有看了一个强迫症的,那种极端的焦虑我也有过,高三那段时候每次看到电扶梯和楼层之间形成的三角,特别是贴着标志请勿探头的,都觉得我会把脖子伸过去,然后卡在那个三角形里,直到被磨死为止。真的每次每次搭扶梯的时候都要想这么一出,第一次是在沃尔玛那边出现的,后来幻想越来越真实,几乎感觉到脖子被磨断时血管爆裂的声音。看着那个三角形好像有魔力一样呼唤着我把脖子递过去...

不过这个症状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好了,大概是我现在搭扶梯只会看手机了吧,哈哈!

梦一样的...2017

掉农药坑..四十天

蒙蔽,又想玩屁股了,因为源氏皮肤也太帅了8!虽然并不会玩


嗯...开始还萌着狄芳,后来觉得狄白可萌,到现在觉得...白狄也很好次啊…

啊为什么觉得攻受逆了就逆了啊…

诶邦良也很好吃啊…邦信良一攻二受啥的也很...喜欢(

可能是之前看了76r源的影响8!(ntm

这赛季只想挣扎上钻石

最近的沉迷(。

在鱼塘挣扎的快死掉了(。

饿。

我真是。


太喜欢。


偶像组了。


(安详躺


【仓亮】情侣开房和网吧开黑

[有一句话丸雏注意!]

锦户亮很失落。

“暂时没有新信息。”

锦户亮很郁闷。

“无会话。”

就算不停的下拉刷新,聊天软件上也没有显示出小红点,朋友圈内也是一片寂静。

锦户亮捏着被子,仍旧盯了手机好一会,才不甘心地睡去。

---

是夜。

锦户亮沉浸在高考结束后终于能熬夜通宵还不会被家长说教的莫大幸福中,当即拉了大仓忠义出来上网。

等待身份验证的时候,锦户亮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如何福至心灵,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好像情侣啊?”

大仓忠义明显一幅睡眠不足的样子:“像什么?”

“那你看,大半夜的不睡觉还带身份证出来,不是情侣开房就是网吧开黑嘛。哈哈哈哈哈…”锦户亮刚把自己想到的冷笑话说出口,就看到大仓忠义低头给他传达了一个微妙得难以言喻的眼神。

妈的,好尴尬。

丸山隆平好厉害啊怎么可以讲那么多冷笑话都还在村上信五前笑嘻嘻的?
咦,我什么时候死了?我刚才开的大呢?
为什么不给我加血?
他怎么不说话?
为什么要来通宵?

……

我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结果直到天亮前的六个小时,两人之间都没人开口说话。还是大仓忠义拍拍锦户亮提醒时间已经到了,锦户亮才摘下耳机,神情恍惚的跟着大仓忠义出门。

“那我先回去睡觉了。”撂下这句话,大仓忠义便骑上自己的摩托车“tuuuuu——”的走了。

而没反应过来的锦户亮先是抬头,迟钝的“啊?”了一声,最后挥了挥大仓忠义已经看不到的手,还说了句已经听不到的“拜拜。”。

---

已经三天过去了,自从那天知道讲错话后锦户亮就没脸找大仓忠义,而大仓忠义自然也没有主动联系锦户亮。

自然…吗?锦户亮挠挠鼻子,打了个哈欠就忍不住睡过去了。

“喂?”大半夜的电话铃声真的很刺耳,锦户亮不耐烦的挂断了几次,然而铃声却锲而不舍的连续响起。

电话的那头却是好几天没露脸的大仓忠义:“亮酱,我在你楼下,快下来。”

“?!!!!”锦户亮虽然没法一下子清醒过来,可身体已经开始活动起来穿衣服,“我马上下去。”

“记得带身份证哦。”

---

凌晨三点酒店大厅登记处。

“大仓忠义你干嘛!”

“带你见识下真正的情侣开房啊♡。”

:3写完发现一堆bug…本文与真人无任何关联!

关于大仓忠义为啥不联络锦户亮…是因为那几天他还没有成年&还有没睡醒!(。)

【仓亮】TORN

刚得知TORN企划的时候,锦户还是有点抵触的。随着整个曲子的立意一步步揭开,锦户更是恨不得整个人找个地方躲起来。介绍完毕以后,锦户就一直在桌子上趴着。

“小亮?”略带担心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原本坐在对面的大仓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你不舒服吗?耳朵……”,大仓稍微碰了碰锦户的耳廓,不料锦户却像触电一样打开了他的手。

两人相对无言,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大仓伸出来的手还僵在半空中,“对不起…真的有点不太舒服。”锦户背起包,飞也似的逃了。

---

“为什么又突然加动作?!”原本被告知只要摆出色气诱惑的表情就好的锦户,在到达片场后导演却希望他能加上更加挑逗的动作。

锦户有些不愿意,在自己的脸上和胸上摸来摸去的算什么回事?但既然导演觉得这样比较好,他也只好照做了。

“不对,还要更深入一点,眼神!……”整整一个下午,导演都在不停的重拍。而锦户也从一开始的害羞,变成了不能服输的心情。特别是在重拍多次以后,自尊已经快要到了临界点。

“那就明天再拍吧,今天锦户君的状态不太好呢。”锦户偷偷地听见了导演对staff说话,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明天一定要拍好。’暗自下了决心。

谁知第二天大仓竟然也来到了现场,锦户更觉局促,导演的面色也更加难看。

“cut!”导演一声令下,工作人员都停止了工作。“既然今天大仓君也来了,那就先拍大仓君的吧。”导演继而转头向大仓询问。

“我没问题。”大仓脱下外套,向导演示意随时可以。

“对不起。”锦户低着头退到后方,导演叹一口气,锦户实在也算一个敬业的演员,只是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他跨不过去的坎。

大仓的拍摄意外的顺利,可能因为难度较锦户的小。偶有几次卡壳,重拍的次数也没超过三次,导演和工作人员都倍感轻松。

---

“究竟哪里不对?”锦户躲进厕所,对着镜子不断练习眼神和动作。脑海却飘忽的想起大仓刚才拍摄过程中缓缓露出的双眼。

“这样的动作是不可能通过的。”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把锦户吓了一跳,拍摄中途休息的大仓也进来了。

“那你教我怎样做啊!”接连两日的失败早已让锦户的精神高度紧张。大仓这突然的一出声,锦户讲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大仓没想到锦户会那么大声说话,水龙头下掬水的双手忍不住一抖,泼湿了衣服。“我是想问问你今晚要不要来我家放松一下……”

锦户也觉得很抱歉,其实他和大仓还算还不错的朋友,平常工作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站到一起。只是自从TORN公开后,锦户再站在大仓旁边都会觉得别扭,仔细一想,两个人都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好好对话过了。

“那今晚多少点去?”锦户蹭蹭鼻子,抬眼看向大仓。

“我都可以呢……你有空来吗?那就七点好了!”

---

“小亮?是小亮吗?稍微等一下。”锦户看着手表,纠结许久,终于按下了门铃以后。大仓却很快的回答了他。

锦户一进门就见到大仓肩上搭了一条白毛巾,头发还散发着潮湿的光泽。锦户回到家后在床上躺到六点半就爬了起来,自然没有时间洗澡。锦户低头闻了一下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味道吧。’

“要来练习一下动作吗?”大仓端来一杯果汁放在锦户面前,再端来一杯啤酒,放在自己面前。

‘就是因为有你,我动作才做不好的好吧!’锦户的内心已经开始咆哮起来,可大仓还没等他答应,自己已经把白T撩了起来。

大仓的肤色虽说不浅,但出道后几年几乎没直接地暴露在太阳底下,再加上他也不怎么喜欢运动,反而一跃成为了团内第二白的人。手指因终年打鼓,显得又长又直。从颈后缓缓滑落下来,摸向自己胸前的两点,接受光照多的手指和接受光照小的胸部间的色差的对比。让锦户看的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明白了吗?小亮?”大仓伸手在愣住的锦户面前晃晃。

“这样吗?”锦户笨拙地模仿着大仓刚才的动作,一边用余光偷瞄大仓。可大仓却和自己刚才失神的表现完全不一样,正在眉目紧锁的看着自己。

“更性感一点。”

开玩笑,老子可是大阪第一性感的男人!锦户暗骂一句,抢过大仓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来不及吞下的酒顺着嘴角滑落,锦户用指腹擦去酒迹。“性感吧?”

“像智障。”大仓面无表情地说道。

锦户的脸瞬间黑了。

“开玩笑的啦~像这样保持下去不是很好吗?”大仓走到锦户的背后半环绕着,“手从这里下来要轻一点,一定要轻哦。然后…诶,小亮的痣也很性感呢,胸膛要完全的展开,稍微向前突一点就好啦…还有……”锦户仅仅是听到大仓的声音就要失守了,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大仓的手已经滑到了腰际。

“你干嘛啊!”锦户猛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逃了出去。

---

一夜无眠的锦户再次站到现场的时候,阴郁的神情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大跳。拍摄的时候,因为想着大仓好几次莫名其妙的行动,目光中也不知不觉就沾染了怒气。可指尖还是顺着昨夜大仓手指走过的路线划了下去…

“OK!”直到导演出声之前,锦户都还沉浸在自己的无边无际的想象里。这一打断,锦户又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头脑中一片空白。

“既然锦户君的部分拍摄完成,那下午就可以开始拍摄双人部分了。”

双人部分,锦户突然眼前一花,企划最后一部分……好像是大仓拥他入怀的场景。那就千万别让他揪出幕后黑手!

算了,在这里对企划凌迟八百遍都不如去把舞蹈动作练好点,避免到时重拍的尴尬。锦户给自己打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练习起来。

‘手、脚感觉一直伸展不开啊。’反复练习了多次的锦户都没有找到感觉,内心开始烦躁的锦户跌坐在地上,开始做一些小的练习动作。

---

“小亮?要开始拍摄了。”大仓推开半闭的门,探出头来往里面看。练舞室内一片漆黑,大仓按亮灯,只看到躺成大字的锦户。

“小亮?睡了吗?”锦户没有回话。大仓只能走近一看,却看到锦户睁着眼睛看他。

“没睡着啊。”

“大仓。”

正当大仓转身欲离开的时候,锦户开口叫住了他:“你对这次的曲子有什么看法吗。”

“有什么看法吗?……没有呢。”

“但是这样不是很奇怪吗,两个男人跳着这样的舞。”

“更奇怪的动作不是也有吗?再说了,这只是工作吧。”大仓偏了偏头,一脸疑惑的反问。“女孩子们现在很喜欢这种呢。叫‘腐’的东西,为了工作需要也不是不可以吧?”

“虽然只是工作…,我却很抵触。”锦户用手臂遮挡住眼前的灯光。“因为我对大仓产生了工作需要以外的情感。”

“小亮喜欢我吗?”大仓的声音听不出感情,锦户只觉得自己嘴角一撇,眼泪几乎就要掉下眼眶。

“不喜欢。”用尽了全身气力才憋回去的哭腔却在肚子内翻来覆去的搅腾,搅得锦户心绪难安。刚才在黑暗中得出的结论几乎要击溃他整个人,现在却被大仓轻轻松松的说出来。

“不喜欢嘴角为什么吊的那么下呢?”看着小孩子一样挡着眼睛的锦户,大仓忍不住要从心底里偷笑出来。

“我乐意,你管我。”锦户翻了个身,背对大仓。

“我在刚得知这个曲子的时候,非常开心。想着这是一首属于小亮和我的曲子,我就觉得非常高兴。”

“可是小亮整天逃避着的样子。我会觉得是不是小亮讨厌我,不想和我一起拥有这样的回忆。”

“因为小亮是个聪明的人,连续用上了两天的时间去拍摄…我就没办法心安,所以昨天才着急了点,吓到了小亮。对不起。”

‘没法心安的是我!’

“所以今天能听到小亮说这样的话,我很开心,超级开心的。”

“我也最喜欢小亮了。”

“真是好讨厌的人啊。”锦户终于开口了,是显而易见的哭腔。“我不说,你也不会开口是吗。”

大仓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坐到了锦户的身边:“因为没有办法确认,小亮给我一种很疏离的感觉嘛。”

锦户挪远了一点,又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你要去哪?”大仓慌慌张张想站起来,重心还没平衡好,差一点倒在地上。

“去拍摄啊,白痴。”

“诶?那这事算怎样了。”

锦户决定装傻,一路向前走。

“小亮来我家吧,或者…我想去小亮家♡”

“白痴!不要跟着我来!”

----

开心的夜晚部分结束后,锦户蔫蔫的趴在枕头里玩手机,大仓躺在旁边一缕一缕地挑起锦户的头发:“其实这次企划有很多地方是我设计的诶。”

“what?!”锦户听到这句话,捏着手机的手一下子收紧了许多。

“像那个点痣的动作啊,和乳首什么的……因为想看到你害羞的表情,连很小的动作都设计了。”嗯,结果真的很好看。大仓满意地又呼噜了两把锦户的头毛,对锦户周身骤然下降的气压全然不觉。

“大!仓!忠!义!”锦户愤怒的吼完了他心心念念要报复的作恶者的名字,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能对他做。人在他床上也就算了,就连心也在他身上。悲愤的锦户能做的只有把头陷到枕头里去,深深地,深深地……

看着肯定是又害羞了的锦户,大仓轻笑一声,继续抱着垂死挣扎的某人,愉快地睡了过去。

他的小亮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亮了。

------

突然开的脑洞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听这首歌了(喂!)

但想想还是觉得好萌啊XD

2016了!真的好像梦一样的2015!想写点什么来纪念的明明,但是亮亮你2016要继续开心哦!


【仓亮】个别超过20字的微小说

Adventure(冒险)

大仓忐忑不安地站在锦户的房门前。


Crackfic(片段)

大仓对着镜子查看背后的抓痕。


Crime(背德)

“这样不好吧。”锦户满面愁容的拉起了衣服。


Crossover(混合同人)

“yellow你终于实现了梦想吗!”

“大仓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Death(死亡)

“小亮在剧中抱着婚纱死去那一幕很美呢。”

“…所以不需要在现实重演啊。”


Fantasy(幻想)

大仓忠义看着自己的女装CM。

“如果真的是女孩子就好了。”


Fetish(恋物癖)

吉他的肩带被系在架子鼓的上方。


First time(第一次)

“噗,小兔子内裤呢。”

“不许笑!”


Fluff(轻松)

“要听音乐吗?”锦户在书本的掩盖下向大仓递出一只耳机。


Future fic(未来)

“假如不能出道的话,我们会分开吗?”


Horror(惊栗)

“Johnny!我被锁在里面了!”

“嗯,我干的哟。”


Hurt/Comfort(伤害/慰籍)

垃圾桶里多出来的避孕套。


Kinky(变态/怪癖)

大仓面色潮红,双手快速搓弄着。

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锦户的脸。


Parody(效仿)

“会做饭的漂亮妻子~”

“大仓忠义快取下你的假胸!”


Poetry(诗歌/韵文)

多悲惨的事情

那都不算悲剧

逃不掉的命运

才是悲剧


Romance(浪漫)

玫瑰划出的伤痕在黝黑的皮肤上也显得刺眼。

“情人节快乐。”


Sci-fi(科幻)

“不应该有人能从翘曲空间中逃出的。”锦户望着追踪器上的黑点喃喃。


Sumt(情色)

被碰掉的红酒在羊毛地毯上蔓延出一道玫粉色。


Spiritual(心灵)

鼓点和和弦里藏不住的主题。


Suspence(悬念)

“当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心爱的人被藏在哪里?”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他真可悲,和自己的女朋友喜欢上同一个男人。


AU(Alternative Universe  平行宇宙剧情)

“这个萝卜长得好大啊…。”

“请不要拔我!”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 未解决情事)

“快把拉链拉好,有人来了!”


PWP(Plot,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离开场就只剩半个小时了啊?!”

“没关系啦。”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小亮,那些女生看我的眼神好可怕…”


Gary sue(大众情人(男性))

“请你以后不要趁换衣服的时候偷捏小忠的屁股了!”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小亮我们去冲浪吧!”

“哈?”


***


_(:з」∠)_诗歌不会写


【丸雏】团内禁止恋爱

丸山隆平初到东京的那一晚,是当时长的还像雏形明子的村上信五去接的他。

丸山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汗流得让他看起来像是整个人刚从水里被捞起来一样。汗水顺着他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梳理过的头发流下来,乱糟糟的头发被打湿,结成一条条的发团。

丸山是容易出汗的体质,这让他在当时还拥有着一张美丽的面容的村上面前尽感尴尬。虽然随着时间流逝,村上的面容还让他心动不已,无论是年轻时美的雌雄莫辨,还是成长后帅的成熟稳重。

东京的街头的霓虹灯散射下来,映照得村上的面容有些虚幻:“来啦。”嘴角自然的翘起一个弧度,八重齿也随之露了出来。那年八重齿还没有成为一个吐槽点,丸山怎么看都觉得可爱。

“行李给我吧。”村上向他伸出了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不用了。”丸山清楚的听见了自己声音里的干涩,他低着头小幅度的摇了摇。不料村上却一把夺过了行李箱:“真的是。”他拉着行李箱走了几步,回头却发现丸山还站立在原地:“快点回家洗个澡吧。”

‘家’这个字眼使丸山感到难堪,他不知道还怎么回答村上。明明是同一片天空下的土地,东京的空气却让丸山感到难以开口流畅说话。

村上的父母都很和气,妈妈见到丸山后热情的打了招呼:“小丸啊,吃饭了吗?”村上在家人面前略带撒娇的样子让丸山又吃了一惊:“妈妈!”随后转身面对丸山:“先去洗澡吧,想吃什么?我去帮你放水。”丸山呆呆的看着村上跑开的身影,突然觉得没有任何实感。

只有当他泡在热水里的时候,肌肉逐渐放松下来的酸痛感才提醒着他已经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丸山把半张脸都浸在水面一下,眼睛则盯着水面因吐气而不断浮起来的泡泡。

村上的声音穿过门板,还带着少年的清亮:“睡衣放在门口了。”丸山在水下含糊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村上有没有听见。总之拖鞋是踢踏着走远了。

丸山终于从蒸汽缭绕的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村上的父母都已经进房休息了。村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着丸山的手腕来到了他的房间:“我给你做了拉面。”

手腕被抓的有点生疼,一路来到了村上的房间,打开的时候却发现是意外的杂乱。“对不起,材料不多了。”村上的面容又开始变得模糊。

“嗯,嗯。”丸山胡乱的应着,热呼呼的拉面通过食道的感觉让他感到安心而想要流泪。村上就坐在对面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小小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月光在窗外慢慢的流转。

丸山觉得有些压抑,拉面也吃不下,只好把碗向前一推:“我想要睡觉了。”村上什么也没问,收拾好了碗筷后又回到了房间:“你睡床吧。”

丸山固执的摇头,转身躺在村上在地上铺好的床铺。村上看着丸山的样子叹了口气,也只好在床上躺了下来:“都会好的。”

丸山没有应声,盯着着村上垂下的手臂上堆积着的黑白条纹的袖子发呆,渐渐的也进入了梦乡。

会好的。

***

工作渐渐有了起色,一开始觉得空虚的生活也逐渐的有了框架,每天只要一砖一瓦的向里填充材料就好,这样的生活让他感到逐渐踩到了地上。

他早已从村上的家里搬了出来,结束工作后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不断的开着电视重复看着自己的节目。电视的荧光照在他空洞的脸上,丸山觉得身体很疲惫,脑子却像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般飞速计算着关八的未来 。

那么,自己的未来又是什么样呢。

丸山渐渐的闭上了双眼。

直到村上对他说:“一起住吧。”

丸山听到这个提议后,先是呆了一下,然后绽开了灿烂的笑颜:“恩,好啊。”

二十代的他们还是磕磕撞撞,丸山慢慢的做起了一发技,村上也练习着成为MC。

早上刷牙的时候丸山会突然在镜子后面发现炸毛的村上,晚上洗澡的时候村上会在盥洗盆里发现丸山乱丢的洗发水。

不注意拉上浴室的帘子的话,厕纸会很容易被打湿。睡觉的时候还是不要开太冷的空调比较好,皮肤糟糕的人要记得放加湿器。

丸山和村上都慢慢的学习着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所需的技能。

难得关八全体休假的时候,锦户提议要一起去玩,横山懒散的眯起眼,hina,怎么样。

丸山紧张的看向沉思着的村上,涉谷也急切的盯着村上。

嗯……怎么样呢,那就去吧!小的三个集体欢呼,丸山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横山的表情却是阴晴不明。

泡温泉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村上却推说感冒了要先回房间休息,丸山突然也不是很想泡温泉,也说自己要回房间了。

他当时不是回的自己的房间,而且跟在了村上的后头。躺在被窝里的村上看起来有点柔弱得不堪一击的感觉,丸山对自己心底里升腾起来的欲望感觉到惊讶。

“没事吧。”丸山正坐在一旁,双手定定的放在膝盖上,真挚的看向因为难受而半闭眼的村上。

“不和大家一起去泡温泉吗?机会很难得的哟。”村上看清了是丸山,脸上突然轻松的笑了出来,一只手也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推了推丸山。“去吧。”

“不是很想。”丸山突然把村上的手拉到了膝盖的地方按好,“我很担心你。”

“诶嘿嘿。”村上装傻的笑了起来,手也没有挣脱开,就这样安定的放在丸山的膝头。两个人就这样聊起了天,关于关八,关于成员。

丸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半躺了下来,他用右臂支撑着身体,左手拉起村上的手放在脸上摩挲着,到嘴角附近的时候竟然不由自主的亲了一口。

“喂。”村上慢慢的把手抽了回来,依旧是笑着看向丸山。他只感觉到一股燥热直充头顶,而后开始燃烧,直至灰飞烟尽。

被吻过的手指被村上用慢动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带了一条银线。村上眯着眼睛,又将手指沿着丸山的唇缝塞了进去。“maru…。”而后慢慢的抹在丸山身上穿着的和服上。

“maru……”村上的眼睛带着朦胧的雾气,不甚真切的看向丸山,又像看向他身后的墙壁。手指还在重复着单调的上下滑动的动作,嘴里念叨着的他的名字虚幻而又缥缈。

那样的动作就像火石一般点燃了他的全部热情,他颤抖着双手解开了村上的和服,沿着还带着少年的纤细感的腰身线条向下,拉起了被子盖住了两人,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

于是两个人的世界里不再有风,不再有月,没有蛙鸣,也没有不红的烦恼。他们看不见突然纷飞的雪花,也听不到枝头断裂的声音。村上的手臂紧紧环住丸山,让丸山产生了一种快要融合的错觉。火热的腹部贴合在一起,村上隐忍的声音被掩盖在口腔间。

来做愉快的事情吧,忘掉一切烦恼,从前和以后皆可不要。丸山那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涉谷埋怨怎么把门锁了,丸山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吐舌头笑了,昴现在的样子好像小猫啊。涉谷果不其然的暴怒了,什么叫像小猫,两个人挤在车的后座打打闹闹的。村上在副驾驶吸着鼻涕乐呵呵的望着他们,鼻子还是红红的。

第二天丸山就提出要搬出去了:“我差不多也学会了一个人住,这段时间以来也谢谢你了。”村上还趴在床上看书,头上扎了个小辫子,听见丸山说话就侧过脸去打量了他一眼,恩,好啊,要我送你吗?

最后还是回绝了,不过村上本来就没有送他的打算,他还穿着居家服,整个人趴在枕头上,双脚翘了起来愉快地摆动着。整个人因为他的话所做的最大幅度的动作是侧过脸来打量他。

丸山离开了,但并不完全是因为拗气,他只是觉得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他很感激村上,也希望自己能成为特别的存在——但应该不是现在的关系。他觉得不应该是。

***

后来他和村上同居的一小段日子在早期被反复的提起,丸山惊讶的发现涉谷连那次旅游的房间事件也还记得,“团内可是禁止恋爱啊。”涉谷这么说道。但是村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异常,一边附和着他们笑着一边向丸山求助:“真是麻烦死了,这家伙什么都不表示!”

反应稀疏平常且完美,可丸山内心恶作剧的不想那么快遂了村上的愿,恶劣的回答“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现在,在这里说清楚。”他很乐于看到村上淡定从容的表情的瓦解。

“一旦这种时候,maru就移开视线,什么也不说呢。”横山很是奸诈的笑着,丸山也回以他自身最完美的微笑。

“明明就什么也没有!快说啊你这家伙!”村上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踢着他的脚。

真不愧是球迷,丸山呲牙裂目的做了一个颜艺后,抬起脚来查看伤势。我觉得我可能要骨折,他推开话筒对村上说,你得赔偿我。

“难以开口的就不要说了。”

“一点都不难以开口,而且我也不想说。”

丸山有时候觉得涉谷真是睿智的可怕,‘团内不准恋爱啊……果然是,’他看向村上着急的略微有些扭曲的脸,在心里满足的感叹着,‘会好尴尬啊。’

结果到最后丸山也没有承认发生过什么和没发生过什么。这件事还会被提起吧?带着这样小小的期盼,却在后来完全等不到这样的调戏,看向村上骄傲的眼神,才明白了:“不行,村上还真是好厉害啊,我还要向你多多学习呢。”

***

maru说不定是团内总攻_(:з」∠)_,s的那一面好喜欢啊!最近对着团内禁止恋爱的小片段舔了好久,越看越觉得maru萌,hina萌(*/∇\*)